当前位置

 > 散文精选 > 爱情滋味 > 兴义小记

兴义小记

推荐人:Admin 来源: 网络收集 时间: 2017-06-20 09:02 阅读:

兴义小记(二)
——若人


(四)佛祖不闻不问老胡的车祸
天色将晚,我们沿着小路回去,无限风光在眼前,碍于时间的无奈,惊鸿一瞥已足矣。万峰林,我发誓定会重游,但不知佳期何日。

三轮车辗转过最大弯道后,老胡甚是流连忘返,建议去前面瞟一眼。车子逆向停在防护栏旁,洞窟里的万佛寺置身万山环抱间,仿佛一幅自然静物画。老胡吩咐我拍照,拍摄角度、风景组合俱佳。其实,他不必吩咐,我也会按下快门。

对自然的美,大抵人人都有欣赏的能力,且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。然而,我和老胡欣赏美的角度一定不怎么相同,我拍的照片他瞧不上,他拍的我则认为干巴巴的、孤零零的,断章取景的拍照技术不是我的擅长。

他问了我两遍是否拍了,我的回答都是同一个:“拍了!”这本没有撒谎的必要。虽然我坐在后座,但是我分明看见了他的气,也许算不上怒气,可难逃不高兴的范畴。他自个儿掏出手机来又重拍了。

老胡的这一举动不寻常,潜意识告诉我有事要发生。事情真的发生了。就在调头回去的转弯处,他居然加速,三轮车的右后轮爬上防护栏,轰的一声,我俩已倒地,飞出去一两米远,残酷的是我的右脚被车身压着。当我们意识到发生何事后,老胡身上的崭新西服的脊背位置已成窟窿,车子将他无情地压在下面,引擎还在呼啸,车轮还在转动,我的脚踝处传来丝丝痛楚,鞋舌已擦破,袜子也不见踪影。

阿呆和他女友一脸惊悚,阿呆笑着说:“我看着你们摇来晃去的,就知道你们控制不住了。”当然,他的笑没有一点讥讽之意,就在前两天,他和女友来万峰林骑自行车,不幸的是,春萍也受了伤,下坡时,风吹起了她头上的遮阳帽,她伸手想要抓住时,重重地摔倒了。

把三轮车扶起时,老胡脸上充满了担忧、惊恐之色,连连问了我好几遍,“伤到哪里没有?”而我对他的抱怨仅仅只有一句话:“转弯、下坡你还加速?”“我知道有事要发生,没想到来得如此神速。”

在万佛寺的时候,老胡特地花了三十五块钱请香敬佛,车祸发生后,老胡痛悔地说:“刚才,我还花钱上香了。在别的地方,我可是从来不干那种事的。想不到,佛祖也不保佑。”

佛是不保佑我的,因为我没钱上香,于是,我伤得最重。麻木之后,痛觉便会袭来。阿呆看了我的脚后,说了一句不忍再看的话,我想借一个词语概括:血肉淋淋。红通通的鲜肉裸露在外面,渐渐地,我走不动了。

为了处理伤口,一切美景瞬间降了级,老胡乖顺了许多,车速缓慢,我在后座上,盯着他体恤腰部的两个小洞,内心平静了许多。谁不是这样呢?年轻的心,疯狂本来无可厚非,非要弄出点伤痛来才能真切地体会到生命不可承受之轻,很多时候,我们往往太过年轻。

老胡焦急,神色紧张,景区的医务室已下班。阿呆前面带路,穿梭在小巷子里,终于找到一家私人诊所,双氧水在受伤部位口吐白沫,我痛得撕心裂肺,处理伤口、上药、包扎、口服药、一双袜子总共八十七块,阿呆两口子付的钱,我们深知被坑了。后来,我重去医院处理化脓的伤口时,我们的确被坑了,坑惨了,三十块钱就可搞定的,但是,情况危急提供了被坑的作案时机,你不能再有怨言,虽然伤口处理得不干净,虽然被坑了,但还是要谢谢那份险境中的雪中送炭,至于钱多钱少倒是另外一码事。

天空乌云密布,风起云涌,倾盆大雨即将来临。黑云下的万峰林有了另外一种美,安详而沉着,沥青小路曲曲折折,在缓慢的车速下无限延伸。雨慢慢地来了,风慢慢地刮着,到达景区入口时,大雨滂沱而下,我们几乎全身湿透,单薄的体恤,冰冷的雨滴吻在每寸肌肤上,骨子里渐渐地有了凉意。

瓢泼大雨将我们困在公交车站牌下,路上水花四溅,来往车辆闪烁着黄色的车灯,我们站跳上椅子,斜风猛雨不须归,那一刻,我感到自己也成了大自然细微的一部分,如尘埃,如雨粒。阿呆像一只落汤鸡,老胡像一只落汤鸡,春萍还是那么清新好看,我却像一个目不识丁的农人,有位网友评论我说:就你最土,后面附加几枚傻笑的表情。

话说第二天,准老丈人告诉准媳妇,说他做了一个惊悚的梦魇:梦见我死了。车祸一事,不曾告诉他老人家,为何他就梦到了呢?在这里,他比佛祖还佛祖。我是多么感动啊!当至亲们对你的死活不闻不问时,告诉我,你会有多感动?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